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07的博文

本能

21:58 2007-4-3010天前宽频的同事传给我一部片子,《本能》(二),并嘱咐我这样的让人血脉贲张的片子不适合在公司在,一定要回家后再看。结果回家后发现缺这解码器缺那解码器,所以拖到现在才打开来慢慢欣赏。这样的片子,就像是一杯浓茶,一定要慢慢的品。这大概是最近一年来我看过的最好的片子,再往之前,便是苏菲·玛索的《忠贞》。我很喜欢片中那些富有中世纪英式风格的楼梯和布景。当我看见法庭的门楣上“1717-xxxx”的字样时充满的憧憬。在这样的城市可以很安稳的生活,而不必担心迅速变化的社会打乱自己既有的生活目标和节奏。古老且依然矗立、并正在使用中的建筑可以表征一种信仰。千百年来民族文化精神之积累。而在中国,即便是在古朴的北京,这也是不多见的。在中国,尽管“破四旧、立四新”的标语已不在,但是这样的口号已经深深的影响了一代半人。我不知道导演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名字作为片名,“本能”,仅仅是因为片中充满了诱惑性的镜头吗?不过 sexy、血腥、暴力一直是片子的主题。难道说,导演就是想说这三个就是人的本能吗? I don't think so.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血腥和暴力。相反,据我推测,大部分女性见到血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恐惧和避开而不是“血脉贲张”。其次,就幼童而言,他们也是惧怕这些的。再说sexy,我想大多数人对它的原始感觉是好奇。其实,我真不好对这个词评论什么,因为我也没有过性经历。但若把这个词和本能联系起来,那么也是一个太太富有争议性的话题了。S.Frued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以及那些已死去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他们……本能。我在想,在片子的最后的末尾。导演费尽心思把线索搞的很迷惑。每个人都费尽心思去猜测,谁才是幕后的凶手。交织在其中的,是不断的怀疑和请求对方的信任。无论是新闻报道,朋友的忠告,还是任何从警察局拿出的证据,都不足以让人相信。我觉得是谁杀了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主角如何根据他新近获取的信息做出判断,他如何选择相信谁还是不相信谁。我在想,在那一刻,那个心理医生手上的枪正指着那个充满诱惑的女作家时,当警察推门而进的时候,他为何突然把枪转向警察,然后,开枪?这一瞬间的动作,我理解为,本能。片子中把这个心理医生描述成一个极度冷静和极富理性的人。他有很强的责任感,他的事业正在即将走向巅峰。作为一名医生,他具有一颗仁慈的心,这驱动他去尽力救助每一个站在悬崖的病人…

如果你不熟悉,就不要用!

最近几天检查代码的时候发现,很多问题都是因为滥用C/C++的某些语法特性而引起的.
例如滥用继承和纯虚函数,仿佛没有了OO C++ 就不叫C++一样.
事实上,C/C++中有很多关键字完全就是废物,如果你一定要惊讶于这些废物为什么还存
在,那么理由就是:”兼容性”.标准中会把一个关键字或者某个函数或者某种语法格式
标记为过时的、不建议使用的,但是事实是,即便再过10年,再过20年,它依然存在。
而还有一些关键字和语法格式,在使用的时候被发现用起来十分不方便和别扭,于是渐
渐也也就被人们打入了冷宫。
其中比较明显的,如inline,register,auto.再如,我最近比较怕见到的,异常规格.
e.g.
int func(void) throw(std::exception ex&);
你怎么知道这个函数不会抛出异常呢?你怎么确保这个函数只会抛出你所指定的异常
呢?如果它抛出的是其它的异常,那么?
A1: 即便是纯c写的函数,也是有可能会抛出异常的。例如我可以在另外一个文件中执
行signal函数注册一个信号处理函数,然后把系统的所有的信号都转换为C++的异常
(这是网上很多教程中最热衷于教授的技巧)。
A2: 唯一的做法就是用try..catch包围所有的代码。
例如
int func_impl(void); ///真正的实现函数
int func(void) throw(std::exception ex&){
try{
return func_impl(void);
} catch(std::exception ex&) {
throw;
} catch(…){ ///忽视其它所有异常
}
}
A3: 默认情况下,程序会中止。如果它心情好的话,会给你一个Core dump。
然而很多人仅仅是因为C++有异常而C没有异常这种东西,就呼啦呼拉的大用异常。其实
有时候完全没有想到异常会让自己的代码变得多么的复杂。
仅仅以此为例。
如果保持代码的简洁,如何把整个系统的复杂度控制住。(在开发的时候不断地想引入
新东西,直到最后整个系统变成一团谁都理不清楚的乱麻)。太多需要考虑的了,唉

中国证券网存在SQL注入漏洞

Tomcat + apache做的JSP页面。 存在许多比较明显的SQL注入漏洞。

对北大的食堂有阴影了

今天中午和钟颖一行人兴致大发的跑到北大食堂去吃午饭后果嘛……唉。。。。。。。。不提了,丢脸死了。总之下次宁可去海淀图书城吃地摊~不过……本来兴高采烈的祝贺又到周末,转脑袋一想,晚上还约了郑小蓓同学北大南门吃东西,心里,咯噔,咯噔的...

总是死的莫名其妙

昨天下午发现我上个月的rpc server出现了严重的内存泄露。1分钟之内吃掉3G内存,然后因为地址空间不够(32位机的内存地址空间限制)而瞬间down掉。引入种种方式排查,装dmalloc等。最后发现竟然是Makefile中的一行的末尾少写了'\'。导致我写在下一行的一个definition没有起作用,然后就。。。我习惯于只看gmake的返回数值。是返回0(成功)还是返回2(意外退出)。而不留心它中间是怎么编译的。因为automake给它加了太多太多的参数,我懒得去查看。于是,就没有留意到我前天修改Makefile.am时犯下的小错误,没有留意到gcc编译的时候少加了一个参数,没有想到这就是巨型内存泄露的原因所在。。。。唉!又一个惨痛的教训。

单向街之行

2007-04-07今天去了单向街。石子路、篱笆,一下子就显出和别的书店迥然不同的格调。多少让我失望的是,这家书店真的太小了。书很少,而且还有2个架子是非卖品。这家书店比较搞笑的一点是,它居然把畅销书的书柜放在最内侧、拥挤而难以驻足的角落。而相对的,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荐书”的架子。不幸的是,这家书店的书目不甚合我口味。它的传媒系列的书是我想读而读不懂的,纯文学的那些经典小说是我难以花时间去读的,而其它门类,如艺术理论、心理学、宗教则寥寥难觅。倒是哲学类的有几本相当不错的。嗯,今天看见一本海德格尔写的《尼采》,被放在了人物传记类。那是最引得我兜里的铜板跳动的一本书。单向街颇有特色的一个书架是“二手书”。看书目,大概是店主读书时从各处搜集、淘来的一些经典本子吧。还是那句话,不幸的是,口味不同。嗯,在非卖品的旁边有三个架子是打折书,多半是有些破旧或书皮百拭不净或过分经典的书籍。而我极其幸运的是,在五折栏里居然找到了一套我寻觅已久、几欲在网上出高价寻购的一套小说,Henry Miller系列。04年秋的时候,大概是10、1吧,我曾在西安解放路的那家书城里买过一本《Nexus》。这本书大概是我所有读过的中篇小说中仅次于《香水》的一本。而这并非是作者的代表作或巅峰之作,只是他很平凡的一册。于是我后来就很想能再购买一两本他的书。不幸的是,这套书大概是销量太差了,短短一年后,就从国内各大书店的架子上销声匿迹了。
于是我就毫不犹豫,付账,走人了。在我看来,若是为淘书的话,或若是如我这般对价格比较敏感的人,买书远不必去单向街。我感兴趣的是那里的店主和那里的沙龙。与之类似,当初万圣书店红火时,媒届云云评论皆称之为一重要文化枢纽,促进了清华、北大学子之间的交流等等。可惜当我来到北京时,万圣书店也就火车票代售点旁一小阁楼罢了。虽说也有一家特别的咖啡店,但是在我看来,它是沾足了五道口骄妄的学子留下的小资气息。而单向街显然是一个,以积淀文化为目的,不以盈利为主要目标的书店。单向街圆明园店的顾客,大多为慕名而来。因为这家店的位置实在是偏僻,今天,我也不停的听人感叹其一路的曲折。我注意到该店隔壁还有一家叫做左右间设计的工作室,路上,我还看见过一个工厂般的画校。我不禁好奇其历史。按我考据,90s前半段时期,我现在所住的地方,乃至整个圆明园周围,聚住了大量的画家、诗人、艺术家、音乐人。后来这些人皆在…

完蛋……硬盘又出问题了

Apr 13 13:03:23 snnn kernel: ad4: TIMEOUT - READ_DMA retrying (1 retry left) LBA
=92918127

根本不是时区的问题

是时钟错乱
唉。。。无奈ing....
是因为装机器的人调整了时区但是没有相应的把时钟也调整相应的小时数。
我运行了下ntpdate就好了。

时区真是一个很烦人的问题

把文件从一台机器传输到另外一台机器,因为时区的原因,很多文件的最后修改时间成了"future time".然后make的时候问题就频频了
怎么办?

巨大的差别

今天从网上找了个简体-》繁体的对应表,然后转成C++的代码,本来是这么写的#include <string>std::string s[][2]={ {"画","畫",}, {"板","板",}, {"表","表",}, //.... } 源文件是4994行,110k (utf-8编码)
结果编译花了将近30秒,然后编译后的目标文件大小的是2.3M。每个可执行文件增大2.3M ???我不能接受。我把std::string替换成const char*,编译速度明显增快, 且编译之后居然只有173k天哪,这么大的差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