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医三院急救室


刚刚到家,不是因为加班,刚从北医三院急救科回来,一同事病了。
回来的时候路过北四环,所谓的七星酒店,水立方,鸟巢,一片灯火辉煌,安静祥和。而在不远处的医院,急救科躺满了人。简陋的大屋子,被帘布密密麻麻隔成几十个床位,咳嗽声,急促的呼吸声,屋里屋外以及走廊上,到处都躺满了人。屋口斜着的坡,因为有铁栏杆,于是拿铁链一拴,就能固定住2张床。屋外的长椅从来没空过,左手举着吊瓶右手输着液体,垂头,萎靡。昨天,我同事刚做完手术,就是在这样的长椅上坐了一宿。因为不要说住院了,连急救这边,都很难找到一张床。你无论是抬头看看屋子简陋的顶棚,还是看看周围这一片吵杂拥挤,你都会觉得这太不真实了,这是在拍抗战电影。如果你想找个医生护士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好难。即便在这躺一整天,医生护士呆在你床边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5分钟,因为他们有太多太多的病人需要照看。除非你真的快要挂了
这已是我第三次来这边。其实已经习惯了。可是回家的时候路过鸟巢,就很不爽了一下。我在想如果国家肯把这片地以及建筑资金用来修建一座医院,那它将比10个协和还宏伟。你看看协和吧,当年洛克菲勒就这么在王府井选了一片地捐了一笔钱,它以及从它走出的医生,救了多少中国人!它的光辉真不是我在这里可以用只字片语描述的,他太伟大了,且意义深远。(而另一方面,从这里康复走出的病人却未必知道谁是洛克菲勒。)
你不去医院看看,不知道什么是人间地狱。你更不会想到如此繁华的首都的如此顶级医院,医疗环境竟然是这么的简陋。你现在可以不关注这些,但是,总有一天你也会生病的。你也会像谁谁谁一样被999送到急救科然后却找不到一个床位可以接纳你,就像等亲爹一样等医生来看你一眼,结果,上帝先来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少写代码,多读别人写的代码

在windows下使用llvm+clang

tensorflow distributed runtime初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