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街之行

2007-04-07

今天去了单向街。石子路、篱笆,一下子就显出和别的书店迥然不同的格调。多少让我失望的是,这家书店真的太小了。书很少,而且还有2个架子是非卖品。

这家书店比较搞笑的一点是,它居然把畅销书的书柜放在最内侧、拥挤而难以驻足的角落。而相对的,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荐书”的架子。不幸的是,这家书店的书目不甚合我口味。它的传媒系列的书是我想读而读不懂的,纯文学的那些经典小说是我难以花时间去读的,而其它门类,如艺术理论、心理学、宗教则寥寥难觅。倒是哲学类的有几本相当不错的。嗯,今天看见一本海德格尔写的《尼采》,被放在了人物传记类。那是最引得我兜里的铜板跳动的一本书。

单向街颇有特色的一个书架是“二手书”。看书目,大概是店主读书时从各处搜集、淘来的一些经典本子吧。还是那句话,不幸的是,口味不同。嗯,在非卖品的旁边有三个架子是打折书,多半是有些破旧或书皮百拭不净或过分经典的书籍。而我极其幸运的是,在五折栏里居然找到了一套我寻觅已久、几欲在网上出高价寻购的一套小说,Henry Miller系列。04年秋的时候,大概是10、1吧,我曾在西安解放路的那家书城里买过一本《Nexus》。这本书大概是我所有读过的中篇小说中仅次于《香水》的一本。而这并非是作者的代表作或巅峰之作,只是他很平凡的一册。于是我后来就很想能再购买一两本他的书。不幸的是,这套书大概是销量太差了,短短一年后,就从国内各大书店的架子上销声匿迹了。
于是我就毫不犹豫,付账,走人了。

在我看来,若是为淘书的话,或若是如我这般对价格比较敏感的人,买书远不必去单向街。我感兴趣的是那里的店主和那里的沙龙。与之类似,当初万圣书店红火时,媒届云云评论皆称之为一重要文化枢纽,促进了清华、北大学子之间的交流等等。可惜当我来到北京时,万圣书店也就火车票代售点旁一小阁楼罢了。虽说也有一家特别的咖啡店,但是在我看来,它是沾足了五道口骄妄的学子留下的小资气息。而单向街显然是一个,以积淀文化为目的,不以盈利为主要目标的书店。单向街圆明园店的顾客,大多为慕名而来。因为这家店的位置实在是偏僻,今天,我也不停的听人感叹其一路的曲折。

我注意到该店隔壁还有一家叫做左右间设计的工作室,路上,我还看见过一个工厂般的画校。我不禁好奇其历史。按我考据,90s前半段时期,我现在所住的地方,乃至整个圆明园周围,聚住了大量的画家、诗人、艺术家、音乐人。后来这些人皆在一次治安整查中被清理走了。我一直很好奇最终是否还有人留了下来,或是,被赶走后再逃回来。在圆明园遗址,在这国耻,在这废墟上,继续他们的创作。

今天讨得店家一张名片,意外发现其竟然是同行,sohu网新闻中心的新任主编。唉,果真都是做传媒的啊,圈里圈外,也就如此。

嗯,下周的沙龙,若是时间允许的话,我还是很想去的。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少写代码,多读别人写的代码

在windows下使用llvm+clang

tensorflow distributed runtime初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