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变考完了

阿弥陀佛~大学里面最难的一门课了。
不过相较而言,我觉得还是概率论与数理统计更晦涩些。不过学完测度收敛后再看概率论的大数定律,就要明朗的多了。
泛函部分与实变相比,真是要简单的多了。我现在只要看见“测度”两个字就要抓狂。 还好,今天题答的很顺利,2个小时的题,只花了50分钟就over了,竟然都会做。哈哈~
不过那老师也真变态的,最后一节课的复习题果真是一个都不考,而且,试卷上的题远比他 的复习题简单多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少写代码,多读别人写的代码

在windows下使用llvm+clang

tensorflow distributed runtime初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