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来乡镇中学做短期志愿者?

最近我在网上发了一些关于我所在的学校的照片,因为这个学校看上去并不是很贫困,于是很多人就质疑我的动机。那么我需要解释一下,

首先,我想展示出来的肯定是它美的一面,我是来做义工的,不是来揭露社会丑恶的。我从来不打苦情牌,我不喜欢被怜悯,也拒绝怜悯别人。
其次,我必须考虑我自己的环境适应能力。如果你把我扔到西藏去,可能我刚下飞机就高原反应卧床不起了。如果你把我扔到希望小学去,可能我只能拍拍照片,因为小学生我真的没法教。我想把更多的外界信息带给他们,但因为交流障碍很大,所以能做的就很少。
最后,因为我刚刚创业失败,换工作,中间想休息一下。它虽不是根本动机,却是导火索。
下面贴两段我出发前写的文字,一段是我写给“立人”的“求职信”,写我为什么要来申请做短期志愿者:

此行出于以下几个目的:

  1. 想有一个短期旅行,在山野之间看会儿书。我会带一本米兰昆德拉的小说,或是再加上一本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
  2. 希望能与有思想的知识分子进行交流。 得知立人是因为立人大学,很羡慕那样的学术讨论方式。
  3. 了解乡村学校现在的教育现状。因为我在北京也一直在参与捐书助学网等公益组织的活动,我很想知道我们这样的行为的意义在哪?所帮助的对象现状如何?他们最需要什么?如何将捐书的工作做的更好?
  4. 尝试做一名老师。 我想知道现在的孩子们是怎样看待这个世界的?我是否能教他们一些逻辑常识(三段论、数理逻辑等)?*

我并不试图去当地改变什么。因为我能停留的时间很短,我觉得所能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相互了解。与其它志愿者谈思想谈价值,了解孩子们的想法以及让他们更了解我们、了解外边的世界。

然后是一段比较长的,关于“知行合一”:



长久以来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如果我寻找的只是知识本身,那么等我到30岁的时候,拿着存款去一个生活成本较低的地方盖两间瓦房,然后拿剩下的存款购买粮食和书籍,利用简单的理财方式对抗通胀,那么从现在数,几年以后,我就可以过上伊甸园里那样的生活。不是吗?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以前我很反对这句话,因为我可以举出一个我很敬仰的人,Kant,做例子,来证明即使始终固守在自己出生的那个小村落,也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人。而今天我突然理解了这句话,就像“饭后百步走”并不是真的要数100步一样,行万里路,也并不是真的要绕着地球走半圈。

什么是行走? 设定一个目标,然后发动身上的肌肉,靠近它。行走即实践,将自己的想法付诸行为,这是每个读书人必须做的事情。在我看来,趴在桌子上做数学题也是行走。一个人要想学好数学,必须大量做题。知识必须被行为实践,不仅为了加强记忆,而且也是为了正确的运用它。另外,如果对其正确性有所怀疑,这也是很好的检验手段。

为什么要“行万里路”,在中国,还有一个很特殊的理由:了解不能从书本中得知的部分。有些知识不能以出版物的方式传承,不是因为汉字的表达力不够,也不是因为触犯了什么法律,而是它不“和谐”。举个例子,如果你想了解中国农村,如果想看一部描写当代农村生活现状的文艺作品,那么论影响力当首推《乡村爱情故事》。一口气出了三部,央视上来回放。故事内容是:乡里乡亲们上下齐心发展当地经济,农民的物质生活需求得到了很好满足,人和人之间只有一种矛盾:小两口床头吵架闹闹别扭。这样的美好故事有很多,不管你愿不愿意看,导演都会继续拍。可是,整天在这样的仙境中生活,你不无聊吗? (我不是说剧中人,我是说看电视剧的你)

这种刻意伪造出来的幸福感,其实是造就了很多病态心理。我周围的大多数人,和我一样朝九晚六的白领,眼睛始终是向上看的。今晚一个同学一边吃着羊蝎子,一边和我讨论孩子五十万的择校费从哪来,然后嚷嚷着要逃离北京。而民工团体、三流大学找不到工作的苦逼学生,全被她忽视了。如果你忽视了那些收入低于当地平均工资的人,那么你就忽视了社会的绝大部分,因为财富是向上集中的。试想一下你的视野只剩下1/3,你还怎么能生存?更别谈幸福了。于是就会反复的诘问自己:“为什么我这么努力了依然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导致一种病态心理:获得性无助。其它问题呢?因为认为自己是生活在最底层,所以仇视社会所以异常愤怒;因为地铁里的乞丐都比自己幸福,所以不肯施舍丧失同情;因为羡慕某些官员的生活,所以价值观扭曲;因为过度攀比,所以被房贷压的很累所以焦虑是必然的……

我想出去走走的想法起于对一些社会观点的反思。是谁整天在骂中国的教育制度不公平?不是那些拿不到平均工资的人,而是我们这些社会中层。上次搬家的时候和司机聊天,他是一个生活在南城的农民工,他是为北京的教育制度叫好的。因为政府解决了孩子上学难的问题,强制普及义务教育,让孩子轻松入学,还学杂费全免。哪怕你刚来北京,没给这个城市做什么贡献,他依然把这个国家最好的教育资源拿出来给你。所以他和他的朋友都很感谢党。于是我发现我的很多社会观点是与这个社会脱节的,因为我根本不了解大部分人最迫切的需求是什么。我只关心和我一样的,中层人民的利益。嚷嚷什么公平,嚷嚷个P啊!


此行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来的时候我带了一个很沉的行李箱来,里面都是捐给这个图书馆的书,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另外是一个记者朋友的,以及这个记者朋友的朋友。我的相机是我大学上铺的。走到成都的时候受到当地同学的款待,并愿提供义务的医药下乡服务,派我先来调查当地需求。那位记者朋友说等我回来的时候要采访我,但是我反复强调,我此行不是为了做慈善,我主要是出于自己的个人目的。因为我停留的时间很短,不能直接为当地带来什么实质的好处。

对比下最初的目标,虽然我这几天并没有怎么看我带来的书,但是所得到的收获远远比我想象中大 (后面慢慢说吧) 。而且这儿生活很紧张,一点都不轻松。你回想下你高三的日子,你能轻松的起来吗?和学生一起生活,势必得起早贪黑。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少写代码,多读别人写的代码

在windows下使用llvm+clang

tensorflow distributed runtime初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