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与IMF特别提款权(SDR)

最近关于人民币被纳入IMF的特别提款权的讨论很热,我认同这个观点:“它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SDR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产物,在2009年以前从未发挥过实际作用。在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各国央行为了维持本国货币与美元之间的固定利率,不得不储备大量美元。于是SDR就被设计出来,作为外汇储备的一种。可惜它还尚未发挥实际作用,固定汇率制度就倒台了,于是SDR也就被尘封起来。然而若干年后,中国崛起,中国央行长久以来选择了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固定汇率制度。如下图:

1美元兑人民币
为了干预汇率以及强制结汇,中国央行不得不储备大量的美元,代价是每年得为此付出高昂的成本。2008年之后,美元大幅贬值,但中国央行继续增加美元外汇储备大量购买美国国债,于是遭到很多质疑。于是央行行长周小川就瞄准了SDR。2009年3月,周小川在中国人民银行网站上发文《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文中建议“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这种货币指的就是SDR。它希望在外汇储备资产中,增加SDR的比重,减少美元,以降低美国对中国的货币经济影响。

但SDR不是你想买就能买的,它的发行量非常小。当时SDR在全球的发行量只有20亿美元,中国拥有4%,大约8千万,和其上万亿的外汇储备相比不值得一提。为了提高SDR在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中国做了两件事情:

  1. 推动IMF在2009年对SDR做了一次大规模增发,使其发行量一次性扩大10倍左右。
  2. 要求增缴份额。使其在IMF份额从3.996%升至 6.394%,投票权随之增加。其SDR allocation在将来也会随之同比扩大。
  3. 要求把RMB纳入SDR的货币篮子当中
第一条,不需要美国国会批准。而对于后两点,美国是极力反对的。所以这件事情从2010年被提出,一直拖到了2015年底,才终于在美国国会批准。可以说,不是IMF批准人民币“入篮”SDR,而是美国国会批准了此事。因为美国对IMF具有绝对的控制权,它在IMF中有权否决一切提议。

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国央行的外汇储备资产中包括:3万亿的外汇储备、800亿的货币黄金和100亿的SDR。可见SDR的地位可忽略不计,更何况SDR的流动性远远不能和美国国债相比。

有观点说,SDR作为一种外汇储备资产,可被列入IMF 100多个成员国的资产负债表上。而RMB作为SDR的一部分,储备SDR就相当于储备RMB,所以RMB现在是100多个国家的外汇储备货币。呵呵…… 这么看象征意义是蛮大的。

另外一件很具象征意义的事情是:世界银行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首期特别提款权(SDR)计价债券,发行规模为5亿SDR(约合46亿RMB),期限为3年,结算货币为人民币。这是世界银行发行的第一个以SDR计价的债券。票面利率仅为0.49%。按理说利率这么低应该没人买,结果被一抢而空。据推测原因主要是:所有人都预期人民币会继续贬值。今年上半年RMB相当于SDR已经贬值3%,如果照此速度,这个债券的票面利率将高达20%。呵呵……当然实际不会这么狠啦。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少写代码,多读别人写的代码

在windows下使用llvm+clang

tensorflow distributed runtime初窥